第五章 急救车来了(1 / 2)

“要!”章晓带着鼻音道,手揉了揉眼,红通通泪汪汪的大眼中都是惺忪的睡意。

“乖孩子”,秦子风奖励性地亲了章晓额头一下,“风带你睡大床好不好?”

章晓点了点头,眼皮要睁不睁,只觉得大脑一片混沌。

秦子风见状轻笑了声,一把抱起章晓,在对方蹭着寻找舒服的位置时,低声安慰道:“乖,一会儿就能睡大床了。”

卧室的门并没有关着,刚刚秦子风说是找钥匙实际上是去卧室找文书了,一份三年前他就准备好的文书。本来他还想着出去后一定要灌醉外面等着的人,哪知刚想好办法就迎来了惊喜,章晓居然自己灌醉了自己。

这样想着,秦子风看着章晓的眼神越发温柔。

此时章晓正闭着眼睛伸长胳膊胡乱摸索着,床很软,但是上面一点能盖的东西也没有。

秦子风真心觉得忘记开空调也能是件美事。他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,舔了舔唇,像一只优雅的猎豹不疾不徐地上了床,眼里却带着噬人的火热。

因努力半天却没收获,章晓满心不愿地睁开了眼,没什么焦点的视线随着秦子风越来越近的身影而逐渐茫然睁大,章晓愣愣地伸出了双臂。

秦子风怔了一下,随即满眼的惊喜,“晓,你想要我是不是?”

“想要!”章晓喃喃地重复着,微微皱着眉好似听到了什么难以理解的东西。

秦子风半跪在床上,一手执起章晓伸出的手十指交叉,一手温柔地描画起章晓的眉骨,“晓晓,我想这一天想了三年了。”

章晓茫然地重复着“三年”,被秦子风紧握的手有些不舒服地想收回,在发现对方力气更大时用一只手也上去帮忙。

秦子风有些哭笑不得,放开了对方的手,有些郁闷地道:“三年都等过来了,我不急的,不急不急。”声音轻的也不知说给章晓听还是自己听。

章晓收回了手倒是心安了,一侧身再一团,一只虾米出了炉。如此还不够,他把头往枕头边蹭了蹭,居然“嗯~嗯~”起来。

秦子风眼神一闪,舔了舔唇,冲着章晓耳边轻声道:“晓晓,风能让你更舒服哦,你要是不想要就说个‘不’。”

歪歪唧唧的章晓此刻自然是没空搭理秦子风,对此秦子风乐个开怀,抱持着“有便宜不占非男人”的信条,秦子风几下扒了章晓的西服外套。

等章晓上身赤luo后,秦子风眼里都冒起了火,这时他觉得不仅是嗓子干渴了。

把自己的领带一扯丢在了床边,抬头就见床上的人正一边小声地嘟囔着什么一边在床上蹭啊蹭。

秦子风下意识摸了自己鼻子下面一把,等反应过来做了什么,只觉得脑子自见了眼前的人就不知丢在了哪里。幸好惟二知情的人此刻正意识不清。

秦子风丝毫没察觉到他这时的眼神是多么腻人,他屈膝分开章晓乱动的两条腿,打算去解了对方那碍事的裤子。

章晓好似本能地发现了秦子风的意图,身子扭地更厉害了,嘴唇也动个不停。

添加书签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